卷首语和谐版

四年了。

但凡这种三个字上下嘴唇一碰就能发出来的感慨当中,似都要带上无限滋味。

时间是一种很奇妙的存在,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定义它,甚至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证明它的确实存在性,但每个人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它给这个世界所寄居的空间留下的印记,而这些印记也不容许任何人否认时间的确实存在性。四年时光对于人的一生来说,虽然算不上长,但也确实是个不短的时间,足以带来可能改变一生的种种变动,足以让兴衰、枯荣与梦想在建立与完成之间游梭一次。当然,也可能会因为过于平淡而显得无足轻重。对于我来说,这四年恰好是在大学中虚度而过的。所以当CY大叔要我为纪念册写点东西的时候,我只能很无奈地回首这平平淡淡的四年,无起伏到丝毫找不出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经历,更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事迹。而细算一下,我加入这个公会也才两年半。既然是纪念册,那么回忆性的内容必然是主流吧,不过鉴于我还算半个新人,公会多年来有关的秘闻、猛料我自然不如其他几位有发言权,或许十周年的时候我就可以很有资历的写一个《我与Clan Cure不得不说的故事》了。而目前,卷首语这种被大部分读者略过不看的东西,便再适合我不过了。

我始终相信,在一个网络游戏里想获得快乐,至少必须是要一个人以上才能得以体现。如果你在这个世界里是孤独的,那么你将非常难以获得属于你的快乐,这句话的另一个说法是,如果你觉得在这里生活得不快乐,可以先想想,你是否已经很久没有与很多人一起交流?你是否,过于,孤独了?公会就是一种让你摆脱孤独的载体。Clan Cure这个公会伴随我们共同度过了一段美丽的游戏时光。以前低龄的,现在都已年岁不小。以前年岁不小的,现在都已工作。以前想得到的,现在已得到。以前从未想过的怀念和感慨,现在已在进行。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对待游戏的正确态度就应该是消遣,只是曾经一起痴迷游戏的朋友们果真如此后,失落感还是不期而至。如今的朋友聚会,已经不似前两年刚上大学时跑去网吧打3C或者CS,而是大家带着各自的女友一起吃饭、打牌、K歌,最多也就是玩玩“杀人”游戏了。当对面的兄弟喊着“我认识你七年了,凶手就是你”的时候,我的失落感油然而生。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回想当初还只是刚进大学,如今也快要上班了,这个说法真有趣,如今为了工作(想必你也知道现在的就业压力),许多人不得不放弃了游戏,放弃了双刀与橙弓,而转把精力投入到现实中。

这没有什么不好吧。我见过很多人的离开,也深知有一天我自己也会离开。我并不对离开伤感,当我在翻看公会论坛上那些老帖的时候,那一张张帖子和一个个熟悉的ID帮助我回忆起了过去那段时光。时间虽然可以让记忆褪色,但也能给回忆带来全新的色彩,在翻看这些老帖子时,我总能不时地冲着屏幕傻笑一番,只可惜其中不少熟悉的ID只能停留在过去四年中的某一个时刻,这些离开的朋友并不在少数,他们因为现实里的事情离开,因为虚拟世界里的情感离开,但他们确实离开了。他们所留下的一张张帖子如今作为时间的细微足迹显示在我的电脑屏幕上,让我体味它赋予四年来一群因为游戏聚在一起的朋友们留下的平淡回忆的新鲜味道。当我们总喜欢把那些“失去”埋进记忆深处,反复咀嚼其中的苦涩与不甘时,沉淀下来的,必定是刻骨的回忆,必定是快乐吧

生活仍在继续,艾泽拉斯的故事也在继续,虽然我们并不知道何时才能踏上诺森德。作为一个80年代生人,有一首歌我想是不会忘记的,它是这么唱的:“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