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丧志

朋友邀我今晚去1801,才恍然想起已经好久没去过Pub了。虽然现在这种邀请都是婉拒,但以前有段时间却也十分热衷这种地方。现在想来,我也实在找不出为何当时会对此热衷,那个氛围与调调和我现在的出入实在太大,很明显他们是他们,我是我。而这种Pub多半消费都不会太低,就泉州来说,洋酒大概500-600一瓶,啤酒20,矿泉水20一瓶,曾经喝过单调洋酒绿茶,钱超500,当然你要叫小妹就另算。但是,上面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有些时候我会觉得这种地方很可笑。这又让我想起了以前去过的一次pub。

那次我见到个胖子,戴副金丝眼镜,面露神秘笑容,走上台先来一句:“……各位来自祖国各地的大、中、小老板,我代表我们远在北京(我那次在厦门)的领导,胡**同志,向大家问好!”然后即兴唱了一首加州旅馆。凭心说,唱得还可以,这可以从唱完之后他脸上的陶醉表情看出来。那时除非你给他迎头一盆冷水不然我估计没什么能浇灭他心里的自豪之火。

这并不是为了说明我是个古板之人。拿音乐来说,平时也尝试听过所谓的摇滚、重金属,甚至是所谓death rock,但完全没感觉。其中不乏老外的sb之作,半首歌都像在用刀子刮玻璃,每2秒就有个男的叫一声——这种歌我也听完了,但是听完就给忘了,连是什么名字都没记住,只记得是别人搞来的据说还是罗马尼亚的打口碟,哦holy shit。

那么说这些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抱怨,为何在家玩玩网游就被称作玩物丧志,而花大量金钱在pub,在一些人看来却是正常的娱乐方式。也许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总是要来得正统,当然摸什么要看各人理解了。(“我叫谢小盟,叫我Charles就可以了,我在香港是专攻人体艺术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