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啊朋友

最近饭局吃得挺过瘾,其实过瘾这词不够准确,我更想用天昏地暗来形容。虽然以数量来说并不算多,但不管是大学的散伙饭,还是周末的老朋友聚会,那喝得都叫一个痛快。单以散伙饭来说——其实散伙饭这词也不够准确,除了全班交钱的那次谢师宴之外,其他时候理由可谓千奇百怪,比如OO刚在实习单位领了工资要请,比如XX刚补考通过要请,比如OOXX刚麻将赢了钱要请,虽然最后十有八九没请成,倒也没妨碍我们呼天抢地喝个烂醉。在这么一个只有7个女生的和尚班里,别的不敢说,要想找一帮人喝酒那是再容易不过了。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我们的散伙饭从来没有像别人那样弥漫着离别的伤感气息,一帮大老爷们还没毕业就跟傻逼似的哭鼻子看着都别扭,或者换句话说,四年下来我们的感情还没深到如此程度。于是YJ又说了,这是因为你们并不志同道合,只是正巧凑到了一起,建立了表面上的朋友关系而已。这话不免又让我很想争辩一番。

其实,在我所有的朋友里,无论是在网络上还是现实生活中,还真没有什么人称得上是“志同道合”,这并不是我妄自清高,事实上去个KFC都可能存在路线是abc还是adc的争议,何谈在价值观之下对大多数事物拥有类似的判断?当自己的观点和大众不同的时候,人难免觉得孤独,觉得需要有朋友能站在自己一边,觉得有个人理解自己多少都值得欣慰。但是,谁活在这世界上不是孤独的呢?孤独不是一种变态,而是人生的常态。承认并接受这一点,那么很多时候就会好过些。毕竟乐是你一个人乐,苦是你一个人苦,痛是你一个人痛,最后火化的时候也没有双人位。

不太可能有什么心意相通的朋友,因为这时代里没有什么真正称得上是敌人的人。敌人降格了,朋友也就变成了一个称谓而已。比如斯巴达三百勇士,波斯人如潮水般涌来,包围了斯巴达军团。斯巴达人缩成一个圆圈,彼此背靠着背,这叫做朋友。敌人多强大,友谊就多伟大。那反过来呢?十年前,去朋友家是不用通报的,直接去敲门就行了。五年前,去朋友家需要事先打电话通报,获得许可才能拜访。现在,打电话前都要犹豫,电话是否会构成某种骚扰。这种时代里,朋友之间也仅只是维持一种疏离而松散的关系,并不存在那种古典意义上的“志同道合”。

既然没这种希望,那么只看朋友好的一面就行了。有的朋友是用来吃饭的,有的朋友是用来讲故事的,有的朋友是用来鞭策自己的,有的朋友是用来思想交流的。不可能希望一个人方方面面都很好,而且我们都深知他转过来的某一个面可能很狰狞,所以我们努力争取用自己最好的一面对住对方,如此就构成了我们熟悉的一个平台,大家在上面各安其位。比如说我和YJ之间,我们经常讨论最近在读什么书,有什么新的想法,但是不可能讨论学业和即将到来的工作。但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起的时候,我们则绝对不会去谈读什么书,关注什么东西,而是去讨论最新的游戏、电影、工作以及旧事。当然,我也希望我的老友们可以如同YJ一样,问题是他们不会那么做,我们之间的平台更多地建筑于生活之上,理论学习不是我们的重点。但这不等于说我一定要YJ,或者一定要老友。他们都平行存在,彼此永远没有认识的机会,但是我等同地需要他们,他们也等同地需要我。可以想像,YJ也有谈学业谈工作的对象,但是那绝对不是我。对此,我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相信他也一样。

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朋友相处之道。永远不要指望找到一个完全志同道合的人,所谓知己难求,在遇到观点相左的情况时,唯一要弄清楚的,是你必须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想,他们的视角如何。你可以不希望他们能理解你,但是你要能理解他们,否则就可能发生在公牛面前毫不知情地舞动红布这样的事情。同时,也不至于让自己成为一个孤芳自赏,不通人情世故的怪物。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