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未央

放假两天,本想睡到自然醒,却被防空警报吵醒,这才意识到已经九月一号。在我的印象里,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感慨一番暑假转瞬即逝,但今年的八月也许是我记事以来过得最漫长的八月。

校园生活真的就这样离我而去,有时想来也是不可思议。我书桌下倒数第二个抽屉里除了一张《搏击俱乐部》的海报以外,放着自幼儿园以来的集体照。我热爱集体,珍视回忆,前提是当那些都已经成为回忆的时候。虽然大学的集体照也已经被摆放在那里,但回忆却不饱满。我记得这四年的许多细节,但错过了更多。因为我常把自己置身事外,只是这四年的半个经历者。或多或少的,那都是我的回忆,我会藏一辈子。临别的那两天,我待到了最后才走,我和很多人拥抱,目送他们提着行李离开,我看到了他们的眼泪与不舍,我想和他们一样大哭一场,却终究没有哭出来,只是鼻子有点酸。

最近,我经常在上班途中,看着公交车窗上映出自己的样子,身着的衣服与学校里并无二致,只是电路和计算机的生活早已不在,一切都已经从曾经里彻底抽身,公车的下一站才是摆在面前的现实世界。而目前的现实就是每天重复着在各个高校之间进行的校园营销。在整个八月里,我从永春到福州,再回到泉州,吃力地想要记下每一个接触过的人的名字,回过头来却发现其实相熟的并不多,名字也仅仅只是个名字,没有更多的意义。YJ说像我这个阶段的男生正是言必称意义的时候,我没有否认,最近的一段时间——我想仍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特别能感受到生命的意义或无意义。有作为,是有意义的吗?做自己喜欢的事,应该就是意义吧。我喜欢在网上码字,但我不想当编辑或文员;我喜欢建筑设计,但我深知这仅是从小的兴趣,目前为时已晚。我还喜欢很多,但我从未喜欢过市场营销,因此接下来这一个月对我来说或许还会更为漫长,我只能尽力去劝说自己保持着一份激情,至少目前为止效果还不错。

昨天午后坐在现场跟叶姐聊天,她说,既然已经开始做了,就一定要让自己时刻都保持很精神很有劲头,这是职场上需要一直拥有的状态,哪怕是自己再不喜欢的事。这是一种责任。

晚上躺在床上,我又想起这些话,觉得真是一语道破天机,工作面前最可贵的就是状态这个词。其实再复杂的事情,有时候也只不过是在遵循着简单的信条而已。所以,我真的是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耿耿于怀很久,甚至在一段集中的时间里反复思量,仿佛看到了什么真理一般。而工作,无论是喜是悲,它就是在那里充满瑕疵却还继续真实存在的,没有碰不到的困难,也没有过不掉的坎。

当然,我们永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更好的工作,状元街偶尔去去,也是蛮愉快的,哈哈。

Comments